我们夜里在咖啡馆喝啤酒

2020年第9期

【字体:



  我接到薛涛的电话,是在晚上十点左右。这个时间点,按理说他不该叫我出去,我得等着鑫鑫小朋友写完作业(估计快了),在他的家校联系本上签上我的大名,然后和吕萍同枕共眠。按照我俩名义上的分工,我管孩子的学习,她管孩子的生活。薛涛跟我说过,他们家大致上也是这么分工的。我和吕萍算不上有多恩爱,但勉勉强强日子还过得下去。我对她说了一句“警察找我”,就顾自出门了。

  我到了薛涛指定的“爱丽丝梦游”咖啡馆。大厅里三三两两颇坐了一些人,说明这个城市的夜生活还没有完全结束。薛涛不应该深夜出现在这里,他是领导干部,而且为人死板,关键是他工作上忙得要死。前些年我还偶尔请他出去和我的一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啄木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ICP备10216796号-8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